07 2019-11

万通地产便开始不断筹划转型寻求出路

责任编辑:heleseo   文章来源:未知

合乐888

  2019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负重前行,头部房企纷纷调兵遣将寻出路,从前地产圈年底频发的人事大“换血”,在年初已经上演。掌柜财经特别策划【房企换帅之路】系列,剖析典型房企换帅前后的成败得失,探索行业发展出路。

  曾在2006年创下中国房地产盈利十强战绩的老牌房企万通地产,近年来的发展道路并不顺畅。在多次转型失败后,万通地产逐渐与同期成立的万科、阳光城等房企拉开了较大的距离,逐渐沦落为一家小型房企。

  而与万通地产“纠葛”多年的王忆会,任职尚未满一年,于今年5月主动请辞,原副董事长江泓毅接任董事长一职,在新的管理者的带领下,面对多年不振的业绩和多次转型失败的困顿,万通地产未来又将何去何从?

  5月23日,万通地产发布公告称,因工作原因,王忆会不再担任公司董事,同时辞去董事长及董事会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,万通地产选举原公司副董事长江泓毅为公司董事长,并聘任其为公司首席执行官。

  据掌柜财经了解,2018年5月,嘉华东方控股董事长王忆会正式接手万通控股董事长一职,任职尚未满一年,王忆会却主动请辞,引得业内纷纷猜测。

  有业内人士认为,王忆会辞职后依然是公司实际控制人,这使得万通地产的发展战略不会受到影响。

  1997年王忆会联同三位合伙人创立北京先锋粮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,并任公司副董事长;2002年,万通星河入主先锋股份,并于2006年,成为先锋股份第一大股东,随后,先锋股份更名为“万通先锋”。2007年,万通先锋更名为万通地产,王忆会彻底退出。

  2014年,王忆会携嘉华控股出资3.7亿元收购万通地产大股东万通控股24.79%股权,成为万通控股中与天津泰达集团并列的第一大股东。

  2015年7月,王忆会收购万通御风49%股权,而万通御风持有万通控股13.81%股权,至此,王忆会获得了万通控股的控制权。

  随后,万通地产向包括嘉华控股在内的5位投资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.5亿股股份,嘉华控股占比近70%,成为万通控股的第一大股东,王忆会也正式成为了万通地产的新主人。

  相比于近几年房企纷纷开启去地产化、寻求多元化发展模式,早在2011年开始,万通地产便开始不断筹划转型寻求出路,但屡次受挫,效果并不理想。

  2011年,万通地产开启了由“宅”转“商”的转型之路,计划用五年时间使商用物业开发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,总投资约150亿元,商用物业收入占总收入的15%,利润占到总利润的30%。

  然而,事与愿违,截至2015年,万通地产的商业项目租赁收入仅有1.87亿元,2016年该收入下降至1.58亿元,至此,万通地产的第一次转型无疾而终。

  2015年4月,万通地产对外宣布,公司主营业务将介入基于互联网的文化、娱乐新兴产业,宣示着万通地产第二次转型的开始。

  不过,短短两个月后,万通地产发布公告称,因与多家互联网公司在谈判中存在较大分歧,故决定终止重组计划,这也意味着万通地产的第二次转型宣告失败。

  不久之后,王忆会正式接手万通地产,并将转型方向瞄准了地产服务业和地产金融服务方向的第三产业。

  2017年1月,万通地产公告称,其控股股东嘉华控股拟与中融信托进行战略合作,并向中融鼎新转让公司34%的股权。不过,在2018年7月,王忆会叫停了这笔交易,并宣布以31.7亿元收购星恒电源78.284%股份。

  然而,2018年12月,万通地产公告称,终止收购星恒电源股份。伴随着收购计划的终止,万通地产转型的愿望再次落空。

  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,万通的转型动作太多,没有聚焦,思路也是发散的,这对后续的经营会产生很大的压力。

  在转型受挫的同时,万通地产的业绩也是多年不振,与同期的万科等相差甚远,逐渐由原来的“盈利十强”沦为小型房企。

  掌柜财经梳理获悉,2014年至2018年,万通地产的净利润保持在个位数甚至有过亏损情况,营业总收入也仅仅维持在十位数水平。

  万通地产2019年半年报显示,其主营业务收入4.59亿元,同比下降了79.75%;利润总额2.69亿元,同比下降42.76%;实现净利润2.39亿元,同比下降38.47%;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2.18亿元,同比下降31.77%。

  数据显示,2014年-2018年,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-11.83亿元、0.24亿元、13.23亿元、9.82亿元和3.31亿元,2019年上半年该数据则为-7.28亿元,同比减少了425.45%。

  为了保证资金链正常,截至今年4月26日,万通控股及嘉华控股共持有万通地产股票13.55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65.97%,已质押股份数量为11.2亿股,占合计持股总数的82.63%,占公司总股本的54.51%。

  在如今大小房企积极拿地储粮的当下,万通地产却在2014年拿下杭州科技城项目后,许久未在土地市场露面。

  掌柜财经在2019年半年报中看到,万通地产在今年上半年也是零拿地,截至2019年6月末,万通地产仅有一宗土地储备,位于河北省廊坊市香河。不过,这仅有的一宗土地储备,在今年3月被世茂旗下子公司北京茂新以13.33亿元交易价格购入了70%的股权。

  很明显,万通地产的土储难以支撑其后续发展,而除了土地储备严重不足外,万通地产还面临着诸多问题。

  4月30日,上交所向万通地产下发问询函,要求万通地产针对其房地产业务、战略转型、资金用途等五大方面进行补充说明。

  5月10日,万通地产回复问询函称,会坚持房地产主营业务,经营战略向房地产行业细分和专业化方向进一步发展,房地产业务在商用地产和房地产金融方面呈现稳步发展的态势。

  今年2月份,王忆会引入普斯洛,将万通控股持有的20540万股万通地产股份转让给普斯洛,转让价款合计8.22亿元,交易完成后,普斯洛将成为万通地产第三大股东。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此次股份转让,两者或许将在物流地产方面合作,这也就意味着万通地产或会向物流地产转型。

  不过,也有人指出,普斯洛的第一大股东是万科,而万科在地产业务方面与万通地产存在竞争关系,如何处理这一关系对万通地产来说又是一个难题。“而如果转型不成功,因主业的丧失导致业务的不可持续,很可能会使万通地产沦为壳资源,甚至破产、退市。”

  伴随着多年业绩不振、多次转型受阻及频繁的人事变动,万通地产由曾经的“盈利十强”逐渐沦为一家小房企,普斯洛的入主会否改变其现状,或许时间会给我们答案。

网站地图